性爱中受伤的女人,他们却说妳自找的

图/Shutterstock

性爱中受伤的女人,他们却说妳自找的

「妳可以含到它站起来」,他指指自己疲软的阴茎,要我为他口交。我在他双腿之间跪下来,他挺着腰部,软趴趴的阳具碰到我的脸,我乖乖张嘴含住。

不管是约会或约炮,我不让自己冷却,滑开手机就是用交友软体,我会问谁要陪我过週末,或是吃顿晚餐,想约我的人总是很多。

今天和我出来的他,像头穿着西装的猛兽,一见面就吻额头、搂腰。喝过酒之后,他靠近我,问我要不要做爱?他的指尖抚过我大腿,我在发抖,没有回答。当一个人把妳视为猎物怎幺办,这时候应该逃走,但我却留在原地。

他叫了计程车,一路开到旅馆,他牵我上楼,进到房间,把我抱上床。他没脱我衣服,而是解开自己的裤头,阴茎垂在两腿间,他要我含到硬起来。肉棒吃起来又凉又软,毫无生命力,我紧闭眼睛,伸手抚摸阴囊;你有没有舒服?我抬起头来问他,他压着我的头,要我别说话,继续含。

我感觉被羞辱,男人一进门就叫我口交,而且也不硬;我挣扎站起身体,拿了包包就离开,男人裤子都没穿,在房门口哭喊着希望我留下。

妳可曾跟别人分享过「伤心性爱」?男人除了温柔接吻、粗鲁挺进,还有其他一些什幺,但妳不曾跟别人说明,因为他们总说妳是自找的,谁叫妳没有拒绝,还脱光衣服跟他做爱。

「妳好美妳知道吗?我会让妳爽、让妳高潮,然后射在里面……」男人压在我身上,硬挺的肉棒奋力抽送,阴道里灼热疼痛。我哀号着,缩起身体,他把我抱起,压在墙壁上,从后面进来,我快无法呼吸,他要我臣服,阳具顶在最深处,我感觉尿意袭来,淫水顺着双腿流下。

我们吵架过后就做爱,他打我一巴掌,我哭泣,他就吻我,褪去我的衣服。我躺在床上,张开双腿,毫无防备,等着他把阴茎插进来;在我还没湿的时候,他就挺进,我觉得疼痛不已,呻吟出声,他说我很贱,我想我真的是,脸颊还有他刚打过的疼痛感,那股感觉蔓延到阴道里,很快下体涌出淫水,高潮之际,我会向他求饶,他让我趴着,翘高屁股,然后他全力冲刺,射在我里面。

我提分手那天,他摔了手机电脑,把我推到墙上,扯掉我的内裤。他把手指放入阴道,用力搅动,他说我湿了,我是渴望他的。最后我只能趁他和朋友出去时偷偷逃离,很多东西没带,我也不敢再去拿。

关于他的一切,我也不敢再去想。

内衣的一角 – 黛西 Daida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