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2与砂拉越选举


722与砂拉越选举

作者:谢诗坚

不论1963年7月22日砂拉越是否已真正独立,但它在50年后被摆上政治舞台,也算是「绝招之一」。至于能有多大的发酵,就看5月7日投票的结果了。

1963年7月22日究竟是什幺日子?竟在50年后成为砂拉越人推动「捍卫主权」的纪念日;更甚的是,砂拉越首席部长阿德南在4月23日宣布今后722是砂拉越的公假,被称之为「砂拉越日」。

由于情势的变化让人在不明究里下接受这样的节日也引起不少争议,究竟什幺是722呢?

根据史料显示,砂拉越位于婆罗洲内,与北婆罗及汶莱毗邻,下端就是印尼的领土。砂拉越的面积共有12万4千余平方公里,早年是汶莱王国所管辖。

在1830年时,汶莱王国委任马来人拿督巴丁宜阿里为古晋的开埠者;而班根丁·马哥达代表苏丹掌管砂拉越,后者强制性要求前者每年要向苏丹进贡,人民也要赋税,结果引起不满。在巴丁宜阿里领导下反抗苏丹,要求脱离汶莱。

苏丹镇压不住后,请求英国人詹姆斯·布鲁克介入其中,在1840年被委为砂拉越总督。翌年,即1841年,布鲁克建立了砂拉越王朝。自此之后,布鲁 克王朝也扩大了版图,巩固了政权,但在1888年后,这个王朝接受英国的保护。

成英国殖民地

1941年,日本军阀入侵砂拉越,直到1945年投降为止。战后的第二年,砂王国第三任白人拉惹查尔斯·维纳·温特·布鲁克将整个砂拉越的主权移交英国,也放弃了王朝之名号。

几乎是在同一个时候,北婆罗洲及汶莱成了英国统治的领土。换句话说,自1888年起,这三邦已归英国所有,且在战后确定了为英国的殖民地。

由于婆罗洲北部全为英国的殖民地,当地人民的命运也任由英国摆布。虽然后来有通过所谓「民意调查」,得到的答案是大多数人支持加入马来西亚,可是真正拍板的是英国。

英国决心在60年代将马来亚联合邦,北婆、砂拉越及新加坡合组成马来西亚联邦。

因为涉及复杂问题和引起国际争执,马来西亚的组成也因内外交困而延迟了成立的日期。原本英国与马来亚已推算好,在1963年8月31日宣布马来西亚 诞生,如果这个日期没有改变,也就不会在后来引起东马人的不满。因为马来西亚成立后它的国庆日依然是8月31日,而不是9月16日,造成东马人在心有不甘 下接受独立日。

马来西亚成立的日期所以有变化是因为印尼和菲律宾与马来亚抗衡,反对成立马来西亚。结果三方同意交由联合国鉴定东马人是否愿意加入马来西亚。

在时间紧迫下,联合国秘书长宇丹只能快马加鞭赶工在9月16日之前公布调查结果,因为新加坡、砂拉越及沙巴已等不及了。

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,他是最担心马来西亚联邦被一拖再拖的,但既然从8月31日展延到9月16日才成立马来西亚,在此过渡时期就有节外生枝的事件发生了。

李光耀回忆录也提到,新加坡在8月31日已宣布「独立」,而沙巴也同样在那一天「独立」;同样的砂拉越也没有例外,但 他没有披露砂拉越是何时「独立」的。不论这三邦是否「真正独立」,它们都一致同意加入马来西亚,但又不得不向英国和马来亚政府施加压力。

如今经过50年后,我们又恍然大悟地知道砂拉越其实有过「独立」,日期就在1963年7月22日。为什幺早前没有人提及1963年7月22日有个仪 式,即由英国总督阿历山大·华尔德将「主权」移交给砂第一任州元首哈芝奥本。

根据姆雷·汉德所撰写的《砂拉越「独立日」》一文中说许多人不知道砂拉越有过短暂的独立。

另一方面,熟悉砂历史的于东则凭记忆说,当日是英总督回返伦敦,没有政权移交仪式,更没有宣布砂拉越独立,仅在前一天宣布由国民党的党魁加隆宁甘出任砂第一任首席部长,主权还是在英总督手中。

对战略有所研究的蓝中华则解读成不是主权与政权的移交,只能说在7月22日英总督委任加隆宁甘为砂拉越首任首席部长,而在8月31日委任唐纳史蒂芬 为沙巴首任首席部长。这说明了沙砂主权仍在英国手里,因此由总督委任首席部长,权当是过渡时期的安排,也可以解读成拥有「自治地 位」。

不论怎样解读722的含义,我们还需要了解为何泰益玛目仍是砂拉越首席部长时,竟突然在2013年7月22日在古晋市对面江旧总督府上演了一幕50年前英殖民地移交「主权」于砂拉越的史实。

有人说泰益玛目行将移交政权,在此时搞这玩意儿根本不是鼓动砂拉越独立,而是有所为而来,因为在这个纪念「独立日」的仪式中,打出了「砂拉越是砂拉 越人的」或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号,庄严地宣示这块土地是砂拉越人的。

独立日列公假

即使泰益玛目在翌年已转任砂拉越州元首,但他起用阿迪南也是苦心的培养,希望接班人能按其理想推动计划,最重要的是让阿迪南明白砂拉越之所以有今日 仍由「本土政权」掌权是因为打从一开始就发挥「砂拉越人的砂拉越」的精神。基于敏感,有一个长时期未公开提此口号,担心被误会搞「分离」,这就是为什幺西 马的国阵成员党至今都没有打进砂拉越大开方便之门,引进西马政党,结果尾大不掉)。

现在事过境迁,重提这口号对国阵有利,以加强自主权。而阿迪南则需要用一年有余的时间来消化泰益玛目的良苦用心。虽然在2014年没有庆祝「722 独立日」,但在2015年又有人发动了「热爱砂拉越运动」,并向阿迪南传达讯息要他宣布722为公假。果不其然,阿迪南在提名前夕答应了,这意味着阿迪南 接受泰益玛目的政治战略,也让人联党拿来作为党宣言的一部分。

另一方面,因为去年的活动有民间个人及团体做出响应和鼓励情绪,也引发行动党的注意。它反对执政党及独立人士利用这口号来排斥反 对党,毕竟反对党也是由本地人上阵,同样热爱砂拉越。因此他反对执政党和独立人士借题发挥;更不能利用30万人维护自主权的签名当成是政治筹码。

姑不论1963年7月22日砂拉越是否已真正独立,但它在50年后被摆上政治舞台,也算是「绝招之一」。至于能有多大的发酵,就看5月7日投票的结果了。